新宝6线路检测中心
白艳艳散文《烟火》
时间:2020-07-22点击量:60 单位:化工分公司 作者:白艳艳 文章字符数: 1173 分享到:

早晨起来,突然想起了童年的烟火,那是一抹记忆里的味道。

荒废了一周的晨跑,今早又被重新捡了回来。站在河堤跑道上的那一刻,望着远处烟雾朦胧的天空,隐隐约约矗立着几根电厂的大烟囱。这景象,不禁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家家户户的脑畔上,高高矮矮、形态各异的烟囱。可是,那感觉却不一样。

小时候,母亲为了给我们做早饭,往往头天晚上就把第二天早晨放火的柴火准备好。当我们还在梦乡的时候,灶火里已经火光闪闪,窑洞里烟雾缭绕,脑畔上炊烟袅袅……伴随着噼里啪啦的柴火声,是后面大锅里嗞嗞作响的烧水声,是母亲用马勺在水瓮里舀水的声音,是父亲担水时扁担的铁钩子跟水桶碰撞的声音……这是童年的早晨,是生活的悦耳动听的声音,也是记忆里的烟火味道。

冬天,学校里取暖用的也是火炉。秋天的时候,校长就会带着全校师生到附近的山上捡柴火。大孩子牵着小孩子,山路蜿蜒曲折,就像缠在山上的腰带。走在这样的山路上,踩着羊粪哼着歌,在老师的带领下,在大学同学的帮助下,我们吹着清爽的山风,就像去参加一个重大的活动一样上。那感觉很美好,只是长大后再也找不到。捡回来的柴火,都被码得齐齐整整,堆放在一个柴房里。每当下午放学前,就会有第二天的值日生去柴房准备第二天早晨生炉子用的柴火。那忙乱中被煤灰蹭花的脸,是童年淳朴的模样,也是记忆里的人间烟火。

每个傍晚,伴随着放学后孩子们回家的脚步,家家户户、高高矮矮、浓浓淡淡的炊烟,袅袅婷婷、缭绕四起,村子里的山山峁峁、沟沟洼洼到处都是一阵阵的烟火,紧随其后的就是各种各样飘溢的饭香。然后,你就会听到大人们站在某个土峁峁上,拉着悠长婉转而又抑扬顿挫的声音,叫唤着自己娃娃的名字。那一刻,四处游串的鸡三三俩俩地回来了,猪圈里的二郎郎们也哼哼哧哧地叫唤着要吃饭了,就连狗窝里的大黄狗都摇着尾巴,伸着舌头,一脸讨好主人的模样……那农声四起,乡味浓郁的傍晚,是童年中生活的模样,更是记忆里娉娉婷婷的烟火味。

可是现在呢?我站在河堤的这头儿,看着那头儿一片烟雾蒙蒙,内心还在庆幸:还好我不在那头儿住。当我硬着头皮跑到那头儿,再回头看看我所庆幸的这头儿,同样是一片烟雾笼罩下的繁华。整个天空就像盖了一个盖子,又像蒙了一层沙。虽然同样烟雾缭绕,但却没有人间烟火的模样,取而代之的是刺鼻的、让人不断打着喷嚏的工业气息。这感觉让人觉得压抑,真想借一下风婆子的风口袋,把这污浊的气体统统带走。再看看河堤对面,一片连绵起伏的、荒凉的石头山,好像还不太适应河对岸的繁华,真可谓“一水两岸风景异,水如麻绳无东西”。

我想着,世间繁华与否,都应该在心田里留一方净土。无关车水马龙、人情世故,只在上面播种一汪山泉般甘甜、清澈的快乐。哪怕万物庞杂、物欲横流,也不妨碍识得一抹人间烟火,纵享生命里原始的清幽。

编辑:李建军


Baidu
sogou